励志典范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励志典范 >

  • 专访“素贞环蛇”发现者、成都学者丁利:br专业找蛇17年最怕的不
  •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21-11-23点击率:
  •   本月24日晚,中科院成都生物所发文称:近日,一支以中国学者为主的研究团队在国际著名分类学期刊Zookeys上发表对我国银环蛇物种进行厘定的文章,并描述了一种以前未被发现的剧毒蛇——素贞环蛇。这是我国学者首次对环蛇属物种进行命名,并使用“素贞环蛇”来命名该物种。该名字源于《白蛇传》中广为人知的神话人物白素贞。

      因“素贞”之名,这个首现于缅甸、后在云南盈江被确认身份的新物种迅速冲上微博热搜榜。

      3月25日下午,作为素贞环蛇研究团队负责人,丁利给记者讲述了他17年来与蛇打交道的故事。

      在丁利的叙述中,素贞环蛇的发现,离不开两个人:美国加州科学院两栖爬行动物学家Joseph Slowinski,成都的两爬爱好者侯勉。后者本职工作是一名大学行政工作人员。

      2015年夏天,侯勉独自一人到云南盈江进行野外考察。丁利曾告诉他,双全白环蛇是此处的地模标本。当时,侯勉误将一条“素贞环蛇”幼蛇认做双全白环蛇,“一激动就下手去抓,抓了就被咬了。”

      幸运的是,随行司机将侯勉送往邻近县上医院,经70个小时抢救,他才得以脱险。

      侯勉后来回忆,盈江的这种“银环蛇”咬伤后局部疼痛明显,并伴有伤口周围皮肤发黑,与被银环蛇咬伤局部无明显痛感、不红不肿等临床表现不同。从那时起,丁利才开始注意到,盈江的环蛇与已知的银环蛇可能不是一个物种。

      2001年,Joseph Slowinski在缅甸野外考察中,不慎被标记为白环蛇属的幼蛇咬伤,因医疗救援无法及时赶到,后不幸身亡。

      丁利本人也曾抓获素贞环蛇。2016年伏季的一个晚上,丁利一行人再次来到云南盈江寻找素贞环蛇。当他在马路上意外发现一条素贞环蛇时,刚下车准备去抓,天上就下起瓢泼大雨。

      他一手提着蛇尾巴,一手去后备箱里找装袋。除了大雨,他还要时刻提防着手里的小蛇,防止它的毒牙随时可能来上一口。整个过程持续了近20分钟,当他把蛇顺利放进容器时,浑身已被大雨淋透。

      对于将这种环蛇命名为“素贞”的原因,丁利称最适合命名的侯勉和Joseph Slowinski均已有命名物种,“这个物种关乎人的生命安全,为了让大家都记住它,我们采用了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传说人物。”

      在近2个小时的采访中,不时有电话进来。接电话时,丁利的左手总会微微颤抖。这是2009年他在一次野外考察中,不慎被蛇咬到后留下的后遗症,会“微微发麻”。

      在17年的科考生涯中,丁利有多次被蛇咬到的经历。2014年7月1日,丁利捎上一个学生,上了秦岭。他在马路边一个乱石砌成的石坝前停下,经验告诉他,这里一定有蛇。

      果然,丁利看到3条蝮蛇趴在那儿,“当时我就非常激动!”为了获取更多数据,他放弃了工具,选择用手抓。

      为防止蛇钻回石缝,他一手捏着一条蛇,把它们扔向开阔的马路,准备拍照记录。其中一条被树枝挡住,掉进了排水沟,丁利赶紧上前去抓。钻了一半的蛇被扯出,回头就朝他的左手咬了一口。他举着肿痛的手驱车70公里回到住所,做完处理后,他在床上躺了3天,疼得一直无法入睡。

      “但最危险的,往往不是蛇。”丁利说,气候地质灾害,往往才是最致命的。有一天晚上,在墨脱,丁利和侯勉一前一后走着,突然身后“轰隆”一声。他回头一看,几秒前走过的地方发生山体滑坡,滑落的石块泥土就横亘在丁利和队员中间,他们就这样两两相看,一时无言。

      与其他两爬类研究不同的是,蛇类研究不仅具有危险性,还可能几年都出不了成果。所以专职做蛇类研究的人很少。在全国最早开展两栖爬行类研究的成都生物所,目前只有丁利一人,加上他,国内也只有三五人专注于此。“没有情怀,根本无法坚持。”丁利说。(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彭祥萍 摄影记者 吕国应)